不是人间富贵花
  作者:王于月  时间:2018-10-19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时间太快,岁月太慢。悠悠历史,总是在人们的口中悄然而过。历史的时空风云浩荡,不管多么遥远的岁月总会变成沧海桑田。曾经辉煌繁荣的大清王朝也已经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中。我记不清大清王朝有哪几个叱咤风云的皇帝,也不记得有多少影响后世的大事,可我记得一个人,他不是人间富贵花,他是佛前一朵莲。

他是纳兰容若。

他出生在一个大雪纷飞的腊月,降生在繁华的北京城。他生于寒梅绚烂的季节,却注定要立于姹紫嫣红的花丛中。可他并不留恋于人间富贵花,他喜欢的只是那一枝梅。仅此而已。

有人说,纳兰容若的前世,是一朵在佛前修炼过的金莲,贪恋了人间的颜色和气味,注定今生这场红尘游历。

耳畔还回荡着“冬郎表哥”的轻吟,猛然回首,却发现为他默默研磨的是他的新妻,他的表妹已是昨天。有时候觉得纳兰和宝玉是很像的,他们同出生在王侯将相家,拥有别人倾尽一生都可能得不到的富贵。而我认为,他们最像的地方却是他们都有一个表妹。宝玉有一个美若天仙的表妹林黛玉,宝玉为她的才情所折服,留恋于她的潇湘馆,却不知,黛玉的到来只是为了还债。她用一生的眼泪来还前世的露珠。就像一场梦,梦醒后,宿命所归,强求不得,最后一无所有。

上天同样也给了纳兰容若一个这样的表妹,他们青梅竹马,他们的爱却又如梦般朦胧,让人无从追寻。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,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,她就像是只为纳兰而来,只为留在纳兰身边。有时候甚至在想,或许他俩应该也有前世,表妹而来也是为了报恩。纳兰的心不在人间富贵花里,尽管他每天都要流连于百媚千红的花丛中,可他心里知道,他在意的只是窗外的那一枝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梨花而已。

或许初次相见,表妹在他心里已是抹不去的身影,就算他今后有了妻子,在夜深人静时,容若也依旧会想起那一朵洁白的梨花,纤尘不染。可她终究是梨花,命里注定是要分离吧。她在纳兰尚不知男女情爱的时候出现,带给他爱情的美好。他们一起长大,一起经历了最懵懂的情事。

相逢不语,一朵芙蓉着秋雨。小晕红潮,斜溜鬟心只凤钗。

待将低唤,直为凝情恐人见。欲诉幽怀,转过回阑叩玉钗。

纳兰的一生注定不能平凡,他的心意也不会都尽他意。他和表妹还没有来得及花前月下,还没来得及好好相爱,他们就被分离,正如梨花,虽洁白无暇却也是注定凋零。表妹被向来宠爱他的父母送进宫去,成为了盛开在深宫中的一枝青梅。从此他们相见,却隔着重重宫墙,隔着残酷的封建制度。他们终将不相见。

后来,纳兰有了新妻。是的,他的妻子也是出生于富贵之家。那时,他唤她“意梅”,她唤他“容若”。那是个敢爱的女子。她懂纳兰,懂他的伤痛,懂他的落寞。她时刻陪在纳兰身边,用心默默的抚平纳兰心中的悲痛。那时,她十七,他二十。此生,唯他不爱。

我喜欢的却是那朵梨花,纤尘不染,遗世独立。或许她没有好的结局,或许她的身影并不明朗,可我依旧觉得她最美。她出现在最初的时光里,带给我最美的想象。她不能陪纳兰一生,却在纳兰心中永存。可能,我喜欢的只是那份朦胧与懵懂,那份最初的青涩。

纳兰一直自诩是天上痴情种,不是人间富贵花。尘世的暖,可以穿透黄土的凉,给予我们每一个人以一缕清风,一米阳光,一剪月色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每月电费太贵?高科技节能省电器,每月都省电,不花冤枉钱